山东省群英会开奖直播

億元級IT行業生態鏈
一站式解決方案提供商

24小時免費咨詢電話
010-52725243

新聞資訊

AJIA NEWS

李彥宏:我們是實用主義者,而不是理想主義者

來源:思想潮 發布日期:2017-07-10

阿甲科技李彥宏

AlphaGo 打敗人類第一棋手的事實,讓人們開始懷疑人工智能的發展是否會危及人類自身;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可能帶來的便利又使大眾對于人工智能普及的有了無限期盼。那么,究竟人工智能的發展對于人類是福還是禍?阿爾法狗這樣的產品又是否對于我們有實際上的價值意義?

阿甲科技李彥宏無人駕駛

7 月 5 日上午李彥宏乘坐百度開發的無人駕駛汽車在北京五環路上,趕往 2017 年百度 AI 開發者大會現場。

近日,李彥宏作為中國在人工智能的領頭團隊-百度的創始人,將為我們帶來最權威的對于人工智能未來趨勢的全面解析,帶我們走進這第四次科技革命,就像他在剛剛出版的《智能革命》一書所說,“去遇見那個智能時代的你”。

訪談經過編輯整理,有刪節。中信出版社授權思想潮首發,上標題為編者所擬。

- 專訪李彥宏 -

A:AlphaGo 是一個人盡皆知的人工智能產品,那么百度是否也會跟隨這股浪潮做出類似的產品?百度的人工智能的定位和谷歌等其余企業有什么不同嗎?

李彥宏:我們是實用主義者,而不是理想主義者,所以百度不會去做一個會下圍棋的 AlphaGo,而更傾向于把最主要的資源應該放到那些更加有市場前景的方向上。人工智能無論做的多牛,必須要得到市場認可的才叫真正的牛。

百度人工智能其實幾乎已經滲透到百度所有的產品線當中,比如說手機百度的語音搜索、鳳巢的推廣系統。早年百度大搜索用的基本上是詞頻統計、超鏈分析的專利。但是,近五年左右,百度的搜索自然結構功能的排序基本上都變成了機器學習。包括無人車,我們現在無人車是可以在比較復雜的路況上沒有任何人工干預行駛。

為什么選擇這種“實用主義”的路線,原因有兩個,其一是現實性的,百度“起步晚,能夠掙到的錢沒有谷歌那么多”,而人工智能對資金的需求卻不分誰有錢誰沒錢,所以百度沒資格像谷歌那樣玩 AlphaGo。另外一個原因是,我不是那個最喜歡冒險的人,我冒的險都是我經過分析、研究之后,我覺得這個險值得冒才去冒。

人工智能這次革命代替的是腦力勞動,但他是簡單的重復性的腦力勞動,像下棋的規則就是定義清楚的,誰贏誰輸是很清楚的,就是輸了二分之一個子也是輸。但是人在日常生活當中,很多概念是沒有清晰定義的。說這個小姑娘長得很漂亮,很漂亮是什么意思。臉小是漂亮?臉大是漂亮?雙眼皮是漂亮?尖下巴是漂亮?每個人都有他心目當中的西施。這個時候,讓計算機去學什么是漂亮,就比學怎么下贏圍棋更復雜。

所以,人是有他自己擅長的東西,越模糊的越說不清楚的東西,其實人越擅長;越規定得非常嚴格,需要的數據量越大,這樣的東西就越需要快速的計算,而存儲對計算機來說是非常擅長的。所以未來我覺得人的創造性會進一步被發揮,但是簡單的重復性工作也會逐步被機器人替代。

A:您覺得現在人類在人工智能的發展中已經到達哪一個階段了?離人工智能超過人類智慧還遠嗎?

李彥宏:人工智能可以分成三個階段:弱人工智能、強人工智能和超人工智能。目前我們處在弱人工智能階段,從去年開始阿法狗下圍棋,這個看著很強大,其實還是屬于弱人工智能。但是 DeepMind 團隊,你去跟他交流的話,他說我們的目的是要做成強人工智能。弱人工智能跟強人工智能的差別在哪呢?弱人工智能是在某些領域區別人的能力,我們剛才演示的其實都是這樣,聲音的識別、圖像的識別,他都是某些領域有實現人的能力。

強人工智能是在任何領域,通用地都可以區別人的能力,這個在目前還沒有實現。什么時候能實現呢?我自己判斷未來幾十年都實現不了,是很難很難的。真的讓機器完全具備人的能力,這是非常難的,因為我們一直到今天也搞不清楚人腦是怎么回事。所以有人說人工智能是仿生學。人工智能不是仿生學,人工智能過去這五六年應該說是發展最快的,這五六年的新技術沒有一項技術是模仿人腦在做,完全都是根據計算機的特點在做,他只是能夠具備人的某些能力和功能。

當然第三個階段是所謂的超人工智能,這就有很多人擔心了,有一天機器比人更聰明了,會不會機器統治人類。我認為越了解人工智能的人越不擔心這個事情,越不了解的,或者他這個公司在人工智能領域處在相對不是特別靠前位置的,他反而會擔心萬一有一天人工智能超越了人類怎么辦。有一個可類比的東西就是戰爭,原子彈發明了之后,實際上不是使得人類更容易被毀滅了,而是使得戰爭越來越不容易發生,其實一戰、二戰沒有相隔多少年,二戰之后不停的有人說是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戰要來,但是一直到今天都沒有來。我覺得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有了核武器,有了威懾,大家知道什么都玩不起的情況下,人還是會克制,會控制它的這種影響力。

A:百度業務看起來是非常復雜且綜合的,那么在您的眼里,能用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做個清晰的描述嗎?

李彥宏:如果按照時間線,百度的業務可以分兩類:第一類是現有業務,掙錢舒服,搜索是全世界非常大的產業,而百度又處在一個非常領先的位置。這個錢某種意義上講掙的比較舒服。要想創造出新的、規模化的收入來源,這個過程會很痛苦。

第二類是近期和未來的,主要就是人工智能相關業務。人工智能確實會帶來無窮無盡的可能性,在這方面百度目前確實也是非常領先的。如果這個機會我們能夠抓住,百度是可以變成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公司,變成一個比現在影響力大得多的公司。

A:百度的人工智能相較歐美,起步較晚,但卻做到了超常的發展速度,可以分享一下秘訣嗎?未來又想怎么樣保持這樣的領先地位呢?

李彥宏:2013 年 3 月份我們宣布成立全球首個 AI 實驗室,當時講我們要吸引全球最優秀的人工智能科學家來跟我們一起對未來的探索。現在四年過去了,我自己也確實認為我們的確吸引了一批非常非常優秀的人工智能方面的專家和工程師。我們在做的一些事情主要分為這么幾個方面,比如語音識別、圖像的識別,自然語言的理解,用戶畫像等等這些東西。我們也開源了深度學習的源代碼,反映還不錯,整個運算的速度還不錯,可以使用大規模的集群計算。

近幾年,我們加快了在深度學習、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的布局,在這些領域百度已與世界科技巨頭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按照公司的能力來排,我們應該是世界前三位的。在人工智能方面最先進的美國,一些媒體像《華爾街日報》《MIT 技術評論》,經常把我們的人工智能排在非常靠前的位置。這些技術將成為全球下一步發展的核心動力,未來中國企業必須在這些領域保持領先優勢。我們不僅要向世界輸出最好的“中國制造”,更要向世界輸出最好的技術創新。隨著中國作為全球最大互聯網市場的潛力不斷釋放,我認為中國有能力向全世界展現人工智能創新的“中國速度”。

阿甲科技李彥宏演講

A:雖然人們十分擔憂人工智能會導致特定職業的工作者集體失業,但您覺得人工智能是否也能反過來幫助某些產業,賦予它們更多的發展機會,比如百度最新的無人駕駛技術對汽車工業會有哪些新的賦能?

李彥宏:首先,最有代表性的是無人駕駛(汽車工業),這也是 AI 賦能商業價值最大的領域。中國的 GDP 大概有六分之一左右是跟車有關的,而這個車一旦進入無人駕駛階段,那就是完全不一樣的一個場景。畢竟汽車產業的產值高達十萬億量級,而 AI 在計算機視覺領域有所突破,能讓機器判斷障礙物、軌道線、紅綠燈等,并進行相應的駕駛決策。

如果未來無人駕駛成為可能,將改變人們的出行方式,滴滴 UBer 平臺上的供給端將不再是出租車,而是無人駕駛汽車,而汽車品牌未來最大的銷售客戶也從個人消費者轉變為無人駕駛汽車網絡運營商。所以,我們看到 Google、百度、Tesla、UBer 等巨頭紛紛布局無人駕駛,大家看中了 AI 變革汽車產業所產生的巨大商業價值。而百度算是國內最有潛力發展無人駕駛業務的企業,因為百度在相關領域的諸多環節都有提前布局和積累,比如:環境感知、行為預測、規劃控制、操作系統、智能互聯、車載硬件、人機交互、高精定位、高精地圖和系統安全等。

其次,AI 賦能醫療產業。一是智能診療:類似一個智能專家系統,它學習了各種各樣醫生給人看病的方法,能輔助醫生做決策;二是基因測序:從了解基因與疾病的關系,發展到來研究哪些基因的組合,會導致一些常見病,只要搞明白原理,就可以對癥下藥,這也是醫學里面的精準醫療的概念;基因測序,它是非常大數據的一個東西。如果能夠通過人工智能的方法跟醫學知識進行結合,找到答案的話也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再往下走,比如說新藥的這種研發,怎么樣去用人工智能的技術找到新的藥,這些東西還在非常非常早期,但是我們覺得最后可能這些東西能夠有所作為。我也相信在物流,在零售,在很多很多領域,其實都有類似的這樣一個解決方案,利用人工智能去幫助解決。三是醫藥研發:過去制藥工業,人工去一個個試,但未來制藥工業也會像造汽車、造飛機一樣,可以把所有的分子式都拿出來,用機器學習的方法先篩一遍,找出哪些最有可能是真正的這種藥,然后再讓這些生物學家去試。

最后,AI 賦能金融業,通過對用戶的畫像的了解和深入挖掘,做智能風控來迅速決定貸款審批是否通過,或者做智能投顧,推薦個性化的理財產品給客戶。

A:您最后說到智能金融,現在螞蟻金服和騰訊金融都在大力發展互聯網金融,那么百度現在這個領域是怎么理解并且布局的?您覺得 AI 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普惠曙光?現在的金融產業又有哪些缺陷是人工智能能夠完善的?

李彥宏:今天的金融服務仍然受制于網點數量、支付通道和場景需求等等。我們經歷過的支付大戰,其實跟之前金融機構網點之爭沒有本質區別,都是在爭奪入口資源,而 AI+Fintech 就是金融科技的未來。我希望通過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前沿技術創新,幫助人們平等便捷地獲取金融服務,比如將金融業務下沉到中國基層的鄉鎮;還有依靠大數據分析,給信用記錄空白的人群提供服務等等。

我曾經說過,數據秒殺算法,但真正推動社會進步的還是算法,還是技術。在金融領域,這個規律同樣適用。金融的數據化本質,加上業務規則和目標的明晰,使得它天然成為人工智能最佳的應用場景。百度既有許多精通深度學習和大數據的科學家,又有來自金融界的專業精英。兩種人才的配備,能讓我們更好地理解金融機構的訴求,而兩種思維的激蕩創新,正在把百度人工智能核心技術注入到金融領域,并產生出越來越豐富的創新成果,所以說,其實可以這樣理解,所有的頂級智能公司最終都將是一家金融公司,因為金融和好公司的相同點都是信用,而智能科技讓信用更加可驗證更加透明。

A:這真是非常不錯的理解,您方便進一步介紹一下現在已經得以實現的百度智能金融有哪些嗎?

李彥宏:智能金融可以超越支付、網點等等物理限制,高效即時處理海量、多維的非結構化信息,抽取知識,并在尊重金融規律的基礎上,為各種金融業務提供決策支持。比如依靠人臉識別、生物識別等技術,我們現在可以在分秒之間對一個千里之外的用戶進行驗真,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百度金融去年便以身份識別認證、大數據風控、智能投顧、量化投資、金融云作為五大金融科技發展方向,逐漸通過人臉識別、語音識別、圖像識別等技術,與金融機構進行多樣化合作嘗試,探索智能金融的創新空間。中國農業銀行是中國規模最大、布局最完善的金融企業之一,也是普惠金融最堅定的踐行者。而百度則擁有全球最領先的人工智能技術。雙方在普惠金融理念上的契合,將通過 AI+Fintech 的聯合創新,共同推動銀行業進入智能金融時代。

在未來,AI+Fintech,還可能直接進行數據分析,自動判定用戶的信用等級,給出投資策略的參考,甚至智能投顧的機器人還可以自己做出投資決策,下達投資指令。所以說人工智能技術是驅動智能金融的一個新的動力,我們也認為這代表著金融業的未來。

A:在您的新書《智能革命》中,您自稱是“第一代 Fintech 工程師”,可以說說這名稱的由來嗎?

李彥宏:23 年前我從學校出來,加入的第一個公司就是一家華爾街的金融信息公司,那個時候我們已經在從事非結構化數據的處理,分析金融市場的股票信息。這么多年過去了,我現在回想起來,也許我應該算是第一代的 Fintech 工程師了。

阿甲科技

歡迎訪問阿甲科技集團官方網站!
山东省群英会开奖直播 免费四人麻将在线玩 韦斯卡巴塞罗那 nga魔兽世界论坛 快速赛车app 彩经网 新疆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NW新世界棋牌破解版 腾讯欢乐麻将血流换三张怎样玩 卡迪夫城队员 悉尼FC队徽